首頁關於光華連絡我們 |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 | 正體中文English簡中日本語

最新消息光華智庫主編推薦熱門主題攝影錦集電子雜誌電子報光華粉絲團光華推特線上購物
台灣光華雜誌
光華智庫 主編推薦 熱門主題 字彙通 攝影錦集
網站導覽 進階搜尋
最新消息 RSS訂閱 訂閱電子報 光華粉絲團 光華推特
關於光華 隱私權保護政策 著作權授權聲明
聯絡我們 電子雜誌 線上購物
光華首頁
:::
台灣光華智庫
:::
Taiwan Panorama 台灣光華 / 主編推薦 / 內文:謳歌生命的勇者 ──李泰祥
標題
主編推薦
文章語言切換: 正體中文 / 簡體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2004年5月第034頁
[友善列印] [本篇共有 1頁,目前在第 9頁]
 
謳歌生命的勇者 ──李泰祥
文•張夢瑞
 
網友評價: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總票數:
16
含有圖片的版本(適合較高頻寬用戶) 未含圖片的版本(適合低頻寬用戶)

在台北縣文化局舉辦的一場音樂會上,久被帕金森氏症困擾的音樂家李泰祥,站在舞台上指揮子弟兵許景淳演唱一首首他病後創作的樂曲,包括「愛的所在」──「用愛打拚,才有希望;有愛的所在,才有未來。」

除了指揮,李泰祥還加入樂隊行列,又敲又打,他是如此沉醉,一點也看不出是個必須長期服藥的病人;興致一來,李泰祥甚至走向舞台中央,用俏皮的歌聲,和著旋律,以組曲方式唱出大家耳熟能詳的「一條日光大道」、「美麗的錯誤」、「為你唱一首我們的歌」。

末了,他用危顫顫的聲音向全場觀眾說:不管生命遭受多大苦痛,只要一息尚存,他就永遠不會放棄熱愛的音樂。樂停,觀眾起立為這位生命鬥士鼓掌,掌聲未歇,燈光已亮,不少人仍無法止住眼眶的淚水。

與一、二十年前的風光相比,這些年來李泰祥沈寂了許多,在無情病魔的摧殘下,他確實憔悴不少,狂亂的頭髮斑白而委靡,一度還瘦了十公斤。但是,他對音樂的執著與信念未曾稍減,反而在對抗疾病中,有了新的人生體驗,意外開創了新的音樂空間。迭經變故病苦,他仍樂觀表示:「人生,不一定栽什麼就能得什麼,有時候可能會有意外的收穫。」

感恩之旅

「年輕時負擔太重,掙扎於古典與流行,現實與理想之間,精神十分痛苦。現在這些痛苦都沒有了,我可以更自由地創作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也是近年李泰祥能夠接二連三發表一些大製作、概念完整的作品的原因。至於病痛,他毫不考慮地說:「我已經學會與它和平共存,它是打不倒我的!」

即使飽受帕金森氏症困擾,李泰祥絲毫沒有減少他對音樂的投入,單是去年,他就以《李泰祥感恩音樂會》為名,在全台做了十場巡迴演出,空檔時更深入社區與鄉間,希望把樂聲帶到每個角落。今年他又把觸角伸向歐美,預定秋天赴國外做大型演出。

沒有演出的日子,李泰祥也珍惜分分秒秒,把全付精神放在創作新曲及修補以前未臻理想的作品上,新近剛完成的,是根據阿美族神話創作的交響詩《基蘭卡山》,預計年底在國家音樂廳公演。他並陸續修改年輕時的舊作,希望以更美好的面貌呈現給樂迷。

第一部重修的是一九六五年完成的《大神祭》,他解釋,當時年輕,有些問題看得還不透徹,竟敢任性揮灑,十分不智,「如今思想逐漸成熟,急躁的心情也沈澱下來,才發現自己需要努力和改進的地方還有許多,」李泰祥娓娓道來,彷彿訴說一件與他無關的事,但態度又如此真摯懇切。

病中的挑戰

類似這種無私的執著,在李泰祥的音樂歷程中處處可見:一九九四年,也就是李泰祥得病的第五年,朋友都叫他多休息,少工作,他卻接受金革唱片邀請,監製台灣音樂史上首見、一套十二張的CD《中國交響世紀》專輯;在四位國際音樂家攜手合作下,歷經三年才完成一百四十四首具有代表性的民謠的音樂總譜。這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所面對的是更嚴酷的錄音考驗。

為了追求完美的音樂品質,腳步哆嗦、說話緩慢的李泰祥和其他三位作曲家,先後前往天寒地凍的莫斯科、北京和上海進行數位化錄音,並與俄羅斯國家交響樂團、新莫斯科愛樂交響樂團、北京中央交響樂團合作。

金革唱片經理張大光回憶,一度他們還自責把如此艱鉅的工作交給身體欠安的李泰祥,是不是太沈重了?但又期待李泰祥能夠達成這項重任。張大光說,直到他與李泰祥多次接觸後,才發現心中的疑慮是多餘的,因為那時的李泰祥無論在思想圓融度、創意開發性,或技巧的成熟度上,都已達到顛峰,加上一絲不苟的嚴謹態度,使這套民謠交響化專輯受到國內外樂迷的喜愛,銷售成績相當理想。

對於這件事,李泰祥有一句心裡話要說。他表示,自己是個平庸的人,順利成功不是他的宿命,他的路向來是顛簸的,唯一的出路就是不斷嘗試、不斷奮進,直到終有一天可以強壯到打倒敵人。他一直以這種方式成長,安逸的環境會讓他覺得無處著力而慌亂,面對逆境挑戰時反倒很踏實,心也整個篤定下來。

善感的孤鷹

一九三九年,出生在台東縣馬蘭部落的李泰祥,一直給人很孤傲的印象,甚至在歷經病痛折磨後,同樣的感覺依然存在;另一方面,他又承認自己十分自卑,總是聽從別人的意見,以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都做不好,往往別人一個無意的眼神,都讓他惴惴不安,懷疑對方可能在批評他。

李泰祥說,他小時候很古怪彆扭,老師喊左轉,他偏不聽指令,反而一直往前走,因此常被老師處罰,認為他腦筋有問題,將來難成大器。小學一年級,他留級三次,直到五年級,每次考試都不及格,考卷上全是他畫的風景人物。五年級時,老師發現這個「問題學生」的畫作強烈而有趣,於是為他報名參加全省小學繪畫比賽,想不到得了獎,這個獎將一位小小原住民的心靈,從禁錮中釋放了出來。

對樂迷來說,大家只隱約知道李泰祥是原住民,他很少談過去,談他來自台東的阿美族血統。李泰祥的父親是少數受過高等教育的原住民,母親是埔里人。父親在日據時代是位優秀的保險業務員,家境相當好,二次大戰期間為了躲避戰亂,舉家遷到台北,那年李泰祥才五歲。

拉的一手優美小提琴的父親,也許是背負著原住民給人落後懶散的污名壓力,極力要將孩子教導成比漢人更像漢人,因此對他的期望很高。然而李泰祥初中時,父親生意失敗,家道中落,也無力再栽培他。

石膏像的啟示

就讀台北國語實小時,李泰祥是全校唯一的「山地孩子」,由於功課不好,反應遲鈍,再加上「身分」特殊,同學經常聯合欺負他,把他壓在地上痛打。那段日子,他渾身上下不時掛彩,卻也培養出堅強不屈的個性。

好在,繪畫帶給李泰祥不少榮耀,有一陣子他在學校什麼都不做,只要畫畫,大家都誇他畫的好,讓他終於找到生存的空間。他的音樂成績也十分出色,父親還將獵槍賣得的錢給他買了一把小提琴,他就自行摸索找到音階。漸漸地,李泰祥開始瞭解別的孩子在做些什麼,功課也慢慢有了起色,短短一、兩個月,他從各科全部零分,飛速進步到六、七十分。初中考上文山中學,但除了音樂及美術,其他科目依然不靈光。

儘管藝術天分突出,李泰祥壓根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走上這條路。在一次接受電視採訪時,李泰祥透露一件令人感動的往事。

他說,初中美術課時,老師拿了一個石膏像讓同學素描,「我畫的很認真,但心裡免不了奇怪,為什麼這個體型不錯的石膏人總是躺在地上,好像被打倒的樣子,就像我小時候經常被人壓在地上動彈不得一樣。老師告訴我,雖然石膏人被打倒,但他永不屈服,縱使躺在地上,依然不逃避也不投降,用他支撐在地上的手和身體,努力吸收大地的氣息,繼續戰鬥下去!」多年來,這段話一直存在李泰祥的內心深處,成為他終身的精神後盾。

追隨佳人腳步

十六歲那年,透過一則招生廣告,李泰祥正式拜留日的小提琴家陳清港為師,由於他已自學多年,進步十分神速,即使後來無錢繳學費,愛才的老師依然願意免費授課,讓他感動不已。

高中時李泰祥考上國立藝專的美術印刷科,他以為日後會朝美術發展,但全身的音樂細胞就像地下的伏流一般,不斷在他內心攪動,隨時找機會噴出!初進藝專的頭一年,台灣省文化促進會舉辦小提琴比賽,李泰祥輕易取得第一名佳績,但真正促成他朝音樂發展的臨門一腳,卻是他喜歡上音樂科一位長髮飄逸,彈了一手好鋼琴的女同學,為了伊,李泰祥特別轉到音樂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心儀的佳人。

自認個性浪漫,本人卻木訥、害羞的李泰祥回憶這段初戀時說,自己始終不敢向對方表達愛意,只能以特立獨行的叛逆態度,或經常有意無意的即興演奏,來吸引對方愛憐的目光,最後兩人雖共締連理,可惜婚姻終告失敗。

年輕時風流倜儻、緋聞不斷的李泰祥坦承,他對女性的情感,經常是排山倒海似地席捲而來,隨時隨地決堤,「我的情感沒有那種靜如深潭,或慢慢吞吞的平穩順遂,幾乎都是悲劇收場,沒有甜蜜的回憶,想起來都覺得辛酸無比!」

或許是這種痛苦情感的折磨,使李泰祥日後寫起通俗情歌,格外令人悸動:「你是我所有的回憶」、「祝福」、「今年的湖畔會很冷」、「想妳念妳溫柔的唇」等,都是他感情起伏的真實寫照。

作曲嶄露頭角

藝專畢業後,李泰祥曾任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台視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及省立交響樂團指揮等要職。這位從二十一歲即開始自己摸索作曲的音樂家,在沒有拜師,全憑一股對音樂的熱愛下,十年間,寫了許多極具中國風味的新樂曲;他擷取傳統音樂神髓,再注入現代精神,組成別具風格的現代中國音樂。可惜當時國內沒有人知道,台灣有一位默默耕耘的本土現代音樂家。

一九七三年,李泰祥獲得美國洛克斐勒全額獎學金,及國務院交換計畫學者獎學金赴美,至各大學音樂學院及交響樂團觀摩研究,國人才開始注意到他在現代音樂上的優異表現。一年後,李泰祥回國,立刻投入音樂創作的工作,陸續發表了《雨、禪、西門町》、《大神祭》(雲門舞集改編成「吳鳳」演出)、《清平樂》、《大地之歌》、《太虛吟》、《幻境三章》、《生民篇》等作品,被視為台灣中生代最具代表性的作曲家之一。

從純樸的原民部落,到五光十色的美國大都會,李泰祥在各種音樂土壤中盡情吸收,他的樂風炫麗多彩,技法變換難以定格,從室內樂到歌劇、從浪漫派到印象派,都在他悠遊揮灑的範圍內。

夢中的橄欖樹

古典作品外,李泰祥因聽不慣國語歌曲充斥著愛恨交纏的委靡濫情,曲風又過份東洋化,於是毅然以學院科班身分投入通俗的流行音樂,並發願要將流行歌曲帶往一個嶄新的境界。

這段時期,校園民歌正風起雲湧的在台灣興起,李泰祥適時搭上這班列車,他以古典音樂的優美曲式,寫下藝術性極高的流行歌曲「橄欖樹」,再搭配齊豫天籟般的歌聲,推出後立刻轟動海內外,被譽為民歌時代的經典之作。隨後李泰祥與齊豫合作的「祝福」、「一條日光大道」,更是把李泰祥所標榜的古典情懷,與齊豫獨有的燦亮嗓音,發揮得淋漓盡致。

為了進一步提升流行歌的質感,李泰祥又結合詩人余光中、鄭愁予、羅門、蓉子、羅青等人,及作家三毛的詞,譜出一首首動人心弦的詩歌,交由弟子唐曉詩、葉倩文、潘越雲、許景淳等人演唱,從此確立了李泰祥在國語歌壇的大師級地位。

在國內流行樂壇上,能夠讓聽眾立刻辨識出來的作品並不多,李泰祥是其中佼佼者,他的「風」、「傳說」、「牧羊女」、「春天的浮雕」、「海棠紋身」、「都市旅律」、「一根火柴」,雖然由不同歌手詮釋,但一聽就知道是出自李泰祥的手筆。

一九九三年,台大的學生社團「人文報社」製作了一個台灣流行專題,邀請包括歌手、唱片業、電台主持人、文化界人士等二百餘人,票選過去十五年內的「台灣流行音樂百張最佳專輯」。先由主辦單位從上千張唱片中評選出一百五十張,再交由評審複選五十張,最後進行投票。這是國內文化界首次舉辦為流行音樂打分數的活動,格外引人注意。

結果不出所料,在百張最佳專輯排行榜上,李泰祥分別以《橄欖樹》、《你是我所有的回憶》、《唐曉詩專輯》,拿下第三、三十七及九十四名,成績斐然。

但李泰祥的創作並沒有因民歌走紅而定型,他同時寫廣告歌曲,為電影配樂。二十多年來,李泰祥寫過二百多首國語歌,為二十餘部電影配樂,多次獲得金馬獎電影配樂獎項,還有上百首的電視廣告歌,至於古典樂及現代樂就更難以勝數了。

已過世的音樂家許常惠曾說:「李泰祥的作曲地位是可以肯定的,因為不管他作哪一類音樂,都能貼切地融入,讓與他合作的人深感佩服。」

愛與音樂滋潤生命

一九八八年,李泰祥到世界各地旅遊,把自己徹底放逐。回家後,身體一直覺得很不舒服,他懷疑自己或許是菸抽太多,把菸戒掉後情況卻沒有多大改善。他去看醫生想問個明白,誰知道對方看到他的動作,劈頭就告訴他得了帕金森氏症。李泰祥從來沒聽過這個病名,直覺以為與感冒差不多,但醫生告訴他,這個病目前無藥可治,而且萎縮的腦細胞不會再復活,要他心理有個準備。

即使情況惡劣,李泰祥也沒有驚慌過,他認為科技如此發達,很快會有治療帕金森氏症的新藥出現;前兩年為了一場音樂演出,他鼓起勇氣接受腦部深層的電擊刺激手術,之後病況改善,於是有了去年重現樂壇的全國感恩巡迴之旅。

雖然不願向命運低頭,但李泰祥不得不感嘆,生病對創作的衝擊不小。以前他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一首精緻的曲子,如今記憶退化,乍現的靈感轉身即忘,加倍努力也做不到從前的一半;加上手腳不停抖動,一件看似容易、拿橡皮擦修改樂譜的動作,他都做得十分吃力,經常點錯、擦錯,只能咬緊牙根,不斷重來。

「音樂是我的生命,肉體再怎麼痛苦難熬,生活再怎麼拮据困窘,我也要堅持下去,絕不放棄!」李泰祥認為,人必須有信心、有信念才能往前走,自暴自棄無異是宣判了心靈的枯竭和死亡。病後的李泰祥,不但作品比以往成熟,也悟出人生許多真理。

「在樂土與天堂中,只有愛與音樂能連接生、死,使人生有意義和價值,」李泰祥用吃力含糊的語音,說出一位勇者對生命的謳歌和禮讚,令人動容。

   
 
  回主編推薦 回主編推薦  
 
網友投票: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請各位網友針對本篇文章進行評等,好的評價是對我們的一大鼓勵,不好的評價可以讓我們改進。
   
正體中文 English 簡體中文 日本語